足迹

下午的铅球决赛,参赛8名队员按照早上预赛成绩依次出场。三投之后,按照之前的三投成绩由低到高再进行后三投,然后排定名次。

陆威预赛排第4,排在第5位出场。预赛排在前三名的分别是豫城的王光甫,沪市的张俊以及辽城的刘洋。

3个人是多年的老相识,见面之后免不了一阵寒暄。

“看来今天的前3又是我们3个人,这几年比来比去,就是我们3个人轮流坐庄,感觉好无聊。”

说话的豫城的王光甫,他最好的成绩是20米12,虽然不能打破张俊20米15的记录,不过这几年成绩比较稳定,比起其他两个人稍稍占优。

“是啊,有什么意思,上帝啊,赐给我们一个对手吧......”刘洋接上了王光甫的话,他说完之后两个人大笑起来。

全国记录保持者张俊表现得还算沉稳,只是微微一笑,不过脸上也透漏着得意的神色。

他把头转向旁边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个高大的队员带着轻蔑的表情向他们看过来,就像路人在看动物表演。

他看到这个队员的胸前写着宁城队,突然想起来下午比赛之前,孙指导嘱咐过自己,今天比赛里有一位宁城的队员很有天赋,不要掉以轻心。

“宁城什么时候在铅球项目里出过高手平队员了,孙指导有点多虑了吧......”想到这里,张俊也用挑衅的眼神迎了上去,丝毫不退让。

陆威本来还收着自己的威慑,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挑衅自己,立刻毫无遮掩的把自己的杀气放了出来。

张俊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受得了陆威带着死亡气息的逼视,和对方对视之后,眼神立刻就变得慌乱了起来。

看到对方一下就怂了,陆威更加鄙视面前的这3个人。这个时候还在互相交流的队员和教练突然感觉压抑无比,铅球场地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陆威身边的王乔在心里暗暗赞叹:“这小子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一下就把全场震住了。看来这几个人比我还怂。难怪华夏男子铅球出了国门就一点竞争力都没有,排名靠前的队员都是这个怂样,精气神都没有,还谈什么体育精神......”

比赛就在这样怪异的气氛里开始了,前4人里,只有2人的成绩超过了19米。陆威在人群里显得格外突出,不管是身材还是气场上都很难和其他人划为一类。

参加比赛的队员多数都超过1米8,不过身上的脂肪含量普遍偏高,远看上去都是一坨肉。唯独陆威长着一身结实的肌肉,低脂肪含量又具备很强的力量,所以能在径赛和田赛同时具备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