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前3投之后,剩下的8个队员按成绩由低到高依次进行投掷,陆威前3投之后排名第3位,排在第6位出手,感觉顺位还不错。

在这样的天气里,后面的队员想要逆袭,难度非常大!”

杨力在前3投之后几分钟的间歇时间开始分析场上的形势,很快转播画面切换到了跑道上,男子5000米决赛即将进行。

在这段时间里,预赛排名第8的波兰队员在湿滑的场地上没有控制住身体平衡,不但滑出界,还扭伤了脚踝。

眼看有人受伤,随后出场的队员在助跑的时候都缩手缩脚,前5位出场队员里,没有一位的成绩超过85米。

比赛的进程果然向杨力分析的那样,雨天运动员本来就很难在比赛里正常发挥,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受伤的队员,其他人更不敢强行发力。

职业生涯还有很长,总不能因为今天这场比赛耽误后面的比赛。

明年还有黄金联赛,可以获得丰厚的收入,更有四年举行一次的奥运会比赛。要是现在局势胶着肯定有人为了成绩使出全力,可是已经有89米的大山横在大家面前,机会实在不是很大。

别看很多运动员的最后成绩都在90米以上,不过多数都是灵光一现,这个天气就算有点灵光也是浪费在湿滑的场地条件里。

又轮到陆威出场了,这个时候5000米比赛刚结束,导播很快把比赛换面重新切换到了铅球赛场。

正好这个时候陆威已经开始助跑,他的助跑距离比其他人都要远。

距离投掷线还有2米的时候,他发力把标枪投掷出去,为了防止打滑,他用左脚的脚尖做支撑,身体也随即飞起。

“哎呀,这一投很远,恐怕超出了85米线有两到三米,这一投陆威又超水平发挥了!”杨力的语气兴奋了起来,这一投的成绩肯定要比前3投距离远。

“恩?怎么外场裁判没有动,陆威不会犯规了吧!”陆威出手之后,转播镜头就跟着标枪的运行轨迹拍摄过去。

看到外场裁判没有去测量距离的意思,杨力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时候转播镜头适时地切换到了内场,裁判举起了红旗。

“这一投陆威犯规了,好可惜!不过陆威还有两次机会,还有调整的时间。”

伴随着解说,慢镜头重放了陆威刚才一投的画面,他鱼跃而起,落地的时候身体滑行了将近2米,等刹住的时候,双手已经在投掷线以外了,陆威站起来,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地面实在是太湿滑了,下次投掷出手点还要调整。

紧接着出场的托吉尔德森在第4次机会里也只投出了82米多的成绩,他做动作的时候明显有点收着,可能是因为已经投出88米多的成绩,至少也能得到一枚银牌,所以他并不急着强行发力求成绩。

大阪的雨说来就来,说停很快就能停,进入决赛的队员并不急着硬拼,也有这个原因。如果一会雨停了,不会继续有雨水落在体育场里,比赛的时候难度也要小一些。

不过想让积水被太阳彻底晒干还是有很大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