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又经过了3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陆威带着大家终于来到了峰顶。

贺兰山由南向北绵延200多公里,宽度30公里左右,如果想把这个山脉走个遍,节目这几天肯定完成不了,而且有些地段有狼和豹子出没,有很大危险,陆威找的这段路其实就是上次穿越团体走的那段路,他们把贺兰山脚下作为起始点,按理说12小时就能转悠出去,只不过导游太坑,把他们带回了山里。

陆威觉得那条线路其实比较适合旅行者,他在这条路上做了些调整,加了一段由贺兰山口进入草甸的路,然后才到攀登主峰。下山之后的草甸直接可以用来扎营,等到明天的时候,顺着小陆就可以到蒙城境内的藏传佛教寺庙南寺,这里号称是阿拉善第一大寺,来到这里之后不但可以参观古迹,也可以直接和车队汇合。

都说西北城市只有荒凉,提到西北城市,很多人就联想到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

到家到了主峰顶的时候,眼前的世界忽然不一样了,来时的路有点荒凉,不过前方的路倒是景色怡人,绿色的草甸、黄色的麦穗中间点缀着黑色的岩羊,再加上蔚蓝的天空,景色让人有说不出的舒服。

山顶的海拔已经超过了3500米,这个时候空中的云层变化对山顶部位影响非常大,刚才还是晴空万里,太阳晒得人想脱衣服,感觉气温酷热无比。

没想到一片乌云过来之后,天空立刻开始降雨,一旦乌云停留的时间边长之后,刚才的雨水就会变成冰雹,这下可怕徒步小队弄的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冰火两重天啊!

登顶的快乐只是那么一刹那,倒是天气的变幻不定让陆威身边的队员们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变化无偿。

徒步穿越活动当然不会原路返回,要不然就成爬山活动了。下过雨之后,山的另一侧两侧都可以下山,西侧下山的路都是碎石路,完全没有保护措施,可以想象在这么高的地方一旦踩空,随时有可能从山上滚下去。

这座山的高度有3000多米,滚下去的时候恐怕身上的零件都会带没。再加上下雨之后,山路非常湿滑。

就算几阶楼梯的高度,有人失足滑下去之后都可能发生命案,何况这么高的山。

东侧全部都是草甸,而且非常陡峭,不过有不少大树。虽然路面滑的不行,不过还是有办法。

陆威手里拿着登山绳,对着眼前的6名徒步穿越队员和2名摄像人员说:“接下来我们要用登山绳辅助下山了,现在的地面有点湿滑,所以我们要用登山绳绑在数上,依靠绳子不断下山,等我们走一半的路程之后,地面应该就会干燥了,等下我给你们师范。”

就这样,在陆威的带领下,7个人加2个工作人员就逐个下山。每次都是陆威先下山,然后选择一棵比较粗壮的大树,把绳子打好结,然后让上面的人拿住绳子的一头,自己把绳子的另一头在树上打结。

其实在这样的地势下,注意力集中的话,拿着登山杖下山也没有什么问题。上次那个拓展团队就在山顶选择从西面的碎石路下山的。

可以想象,超过50人的团队在山上自由下山的情景是什么样的,踏错一步就有可能变成人肉风火轮。

但是人家团队里所有的人都安全下山了,只不过这样的下山方式比较废膝盖,还会造成脚踝的不适。

这个看起来有一定危险系数的下山道路其实不算很危险,所以贺兰山的徒步穿越危险系数只有2星的原因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