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大战一触即发(1/1)

“本来以为雨能像前两天一样,一会就停,没想到越下越大,真不会挑时候!”

余维仰着头看着不停滴落的雨滴,有点不爽。这次来这里,最大的目的就是在日本接力队家门口,狠狠地教训他们一次。

去年大阪世锦赛上,因为大家在传接棒水平上的出色表现,华夏队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日本男子短跑接力队。

亚洲记录在华夏队这边,有陆威在,就算日本队的团队配合再出色,恐怕战胜华夏队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老余,这雨一时半会不像是能停啊!要是再大,比赛时候运动员就有受伤危险了。你看看其他国家都是什么情况?”

冯勇看着雨恐怕还有要下的意思,跟余维商量接下来比赛还要不要参加。

他们说话的时候,女子4*100米已经开始了,看起来跑道情况还勉强可以接受运动员。

欧美队伍都退出了比赛,只剩下华夏,日本,泰国和韩国这四支队伍。

“欧美队员都精贵啊!费了这么大精力,说不来就不来了!”

总教练的秘书安建在两个领导身后自顾自说着,声音很大。

“我说你就不要在这添乱了,你知道培养一个运动员要花多少精力吗?就为了参加这么一场比赛受伤,就很值得?我看你是在办公室里把脑子给坐僵了!”

余维转过身,说话的声音也不小。其他队员都在不远处,安建这样的言论对队员的热情显然是一种挫伤。

“哈哈,好好笑,笑死我了!”

沈亮刻意笑得很大声,他确实是个很有种的人。大家都明白安建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能调来给两个领导当秘书,业务能力肯定是不在话下。

他不是运动员出生,从工作开始几乎就是从办公室里升上来的。他和很多办公室工作人员都有一种潜意识里的通病:运动员就该在任何情况下都毫无保留地努力比赛,只要有比赛,不管是什么样的环境,完成比赛都是他们的义务。

经过了这么多年,每年国家队都会走一批老队员,然后在调上来一批年轻队员。其他项目也是这样的,任凭运动员交替更新,优势项目的成绩从来也没有变过。

所以一旦成绩有问题,他们就把寻找问题的区域放在运动员身上。上面的领导给的压力大,就把失败放在某个细节的失误上面,然后再把这个问题扩大化,上纲上线。

在他们眼里,运动员就给用不求回报的付出来回报国家的培养,否则就换人。

这样的人常常让人深恶痛绝,他错误得判断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在运动员们看来,就像一个傻子。

沈亮笑得这么痛快,就是他当傻子。

其他对跑队员也都用笑声附和着,如果安建这个时候转过头,肯定还能看到他毫不掩饰的鄙夷表情。

女子4*100米比赛里,所有参赛的队员都显得小心翼翼,最后日本队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成绩是44秒02,华夏队获得了亚军,她们最后的成绩是44秒25。

两支队伍的成绩都难称惊艳,完全不能责怪运动员,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这种级别的小比赛,傻子才会冒着受伤的危险拼尽全力。

女子接力比赛结束之后,场上的裁判中断了比赛,现在的天气实在不适合比赛。

“你怎么还站着呢,还不过去联系,沟通,到底是什么情况!”

冯勇有点着急了,安建刚才被余维说的有点懵,呆呆地坐在原地。世锦赛是他第一次和田径队在一起,当时他还比较拘谨,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

一年时间,跟着国家队四处参赛,渐渐地敢以老资格自居了。

不过这次回去之后,恐怕以后也出不去了。

他带着翻译下去和赛事组委会沟通,那边说现在的天气已经不太适合让运动员比赛了。现在要看看天气变化,如果雨势持续,那最后一项接力比赛就没有办法进行了。

工作人员用放水布盖住了跑道,尽量让跑道少受雨水浸泡。

下过雨之后天气有点冷,大家都挤到了主席台附近。

这个时候波兰队和巴哈马接力队员都已经向运动员通道走了过去。显然,他们这是放弃比赛准备去赶飞机了。

“要是天气再这样,我们也回,让日本队自己跑一枪吧!”

冯勇跟身边的队员先聊着,平时工作紧张,难得有和队员交流的机会。

这次因雨中断的比赛正好给了大家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家觉得这两个总教练还是挺好说话的,就是那个秘书,有点艹蛋。

不一会儿,雨慢慢小了小来,最后停了。组委会派出了联络员到华夏田径队这边表示经过讨论,赛场仍有继续比赛的条件,请华夏运动员上场热身!

“你潘,你告诉他,热什么,我们还没觉得是不是参加比赛呢!”

翻译犹豫了一下,把原话翻译给了来的联络员。

联络员稍微楞了一下,然后鞠躬说:“当然,你们在比赛里有参赛的自由!现在工作人员正在清理赛场,请你们尽快决定是否参赛,打扰了。”

冯勇的话为办公室领导们挽回了刚才丢掉的印象分。

“我看,就把参赛的选择给队员们吧,毕竟他们才是参加比赛的人。”

说着他转身看向短跑接力队的队员,询问大家的意见。

“参加!”沈亮和陆威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看着远处正在热身的日本接力队,斗志慢慢地变得强烈了起来。

“那就干呗!还说啥呢,水里也能治他们!”

张远腾说完之后看向胡霍,后者也点头表示同意。

“既然决定了,那就到场地上热身,不要耽误时间!”

陆威一句话,接力队5名队员立刻起身走向了赛场。

远远地看到华夏队员们准备热身,朝原宣治笑了:“不错嘛!我还以为他们不敢来了,还是挺有种的嘛!就让我们在这里和他们决战吧!”

其他几个队员听到朝原宣治的话,热身的动作也变得积极起来。

两个国家各领域的竞争从来都不需要动员,情绪也不需要酝酿。

日本队那边是稳准狠的4个老将,华夏这边则有从来不言败的陆威带着其他3个同样年轻的队员。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