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现在向通报大家一个喜讯,在刚刚结束的柔道决赛里,代表我国出战女子78公斤以上级比赛的佟文在场面一度1比10落后的情况下,最后18秒一本逆转了日本选手塚田真希,为华夏代表团获得了本届奥运会的第24枚金牌。马上我们将会回放这场比赛,晚上9点我们将会回到田径赛场,观看陆威在男子铅球比赛里的冲金之战,一会儿见!”

伴随着杨力的金牌喜讯,电视屏幕里马上开始回放刚才佟文和日本选手的金牌争夺战。

“坐在电视机前看比赛,到了关键时候我们都会紧张,不知道陆威今天会不会很紧张。”

陆妈妈想起来一会儿就要进行的铅球决赛,不由得为陆威担心了起来。

“想要在社会里成为公众人物,难免经历这样的情况,人多了肯定会有压力,奥运会这样级别的比赛,其实不只比专项技术能力,更比心理素质。前两天美国那个埃文斯不是又把子弹打到我们队员的靶子上了,这事很难说,我估计大家都免不了紧张。”

作为老牌体育迷,陆爸爸深知越是重大比赛,夺冠的难度就越是大。在压力面前如何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一直都是竞技体育的取胜关键。

“离铅球决赛开始还有不到1小时的时间了,陆威现在状态怎么样?”

看到蒋建军上来和冯勇说话,崔大勇急忙询问陆威的情况。

“去运动员休息室接受理疗去了,趁着比赛开始再给他做个肌肉恢复,陆威的身体素质不错,刚才的比赛应该没有影响他的身体状态。”

蒋建军简单地说了一下,这个时候他也没太多心思逢迎领导,铅球比赛的夺金压力瞬间就压在了大家身上。

虽然他并不是陆威的主管教练,不过毕竟是自己徒弟带出来的队员,而且陆威的成长期蒋建军基本上都在身边。

可以说,这一年多来,自己是看着这个小伙子长大的,陆威现在就像是自己带出来的孩子一样。

就算陆威只是国家队的一名队员,之前和自己素不相识,蒋建军觉得自己也肯定会关注陆威,压力当然也会扛在肩膀上。

在这个时候,华夏代表团的所有人都代表自己的祖国,大家为了一个目的,为祖国赢得荣誉,整个代表团的压力不仅仅属于几个领导,也不能只压在参赛队员的身上,每个人都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现在王乔可以说是对陆威形影不离,连陆威做理疗恢复都会在身边。

陆威到了运动员理疗区域的时候,发现孙指导和刘飞人也在这里。

刘飞人躺在一张按摩床上,田径队里的理疗师正在给他做跟腱及局部肌肉的按摩。

“嗯……”刘飞人把埋到枕头里,他现在应该很痛苦,连脖子都是通红的。

“小刘这两天没在场地……情况还好吧?”

王乔想了想措辞,但好像找不到让刘飞人师徒都觉得舒服的话,干脆直接问了吧。说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有点尴尬,他觉得蒋指导在的话,肯定会把说的漂亮不少。

看来和人沟通,说话艺术,自己和师傅比起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