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比赛结束了,刘飞人在几乎在没有起跑爆发的情况下获得了小组第3名。小组前4名都可以直接晋级下一轮,不管成绩如何,至少他还留在了复赛。

“稳了,稳了,只要晋级了就行!”

邹振在旁边拍着孙指导的肩膀,后者这个时候显得百感交集,他拼命地仰着头,双拳紧握,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流出来:“我们这样也算对大家有个交代了。”

这个时候冯勇和余维也走了过来,大家看到主席台上他俩的位置是空的,以为两个人压根不会来。

实际上两个人在200米预赛正在进行的时候就来到了看台上,为了不给刘阳宇师徒两个人增加心理负担,他们站在人群里看完了比赛。

“老孙头,这些天你和刘阳宇不容易啊!今天的场面大家都看到了,后面的比赛跑成什么样算什么样,不要有太多压力!”

冯勇扶着蒋建军的肩膀,笑着对孙指导说着,他轻松的表情让大家有一种不在奥运会赛场的错觉。

“谢谢领导的理解,无论怎样,我们都会尽全力完成后面的比赛。这段时间这小子的身体状态本来是出奇的好,训练跑进13秒基本上没有难度,可惜因为跟腱伤势反复,拖累了成绩。”

看到领导为自己宽心,孙指导深受感动,情绪也变得亢奋了起来。

王乔在旁边暗暗赞叹,冯勇在大赛压力前还能有这么大的气度,当田径队的一把手,言谈举止,在众人面前拿捏的真是恰到好处,不服不行啊!

蒋建军看着冯勇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也是调侃地说:“冯指导,把手放我肩膀上没用,你应该把手放王乔肩膀上,然后再去把手放陆威这小子肩膀上。你对刘阳宇没有成绩上的要求,那不还得有人承担这块金牌的指标,想要拿这块金牌,陆威恐怕是跑步了的!”

刚才冯勇拍自己肩膀的时候,蒋建军就觉得这一下有深意,听着他说完话,心里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这只老狐狸,全场9万多人,就你心眼最多。不过也不能说你错,放着这么一个壮劳力不用,过期就作废了!”

余维看到冯勇被说得有点尴尬,急忙上来解围,说话的时候还走过去,坐到了陆威旁边。

“领导们放心,我们在剩下的比赛里一定全力以赴,争取给田径队再争两枚金牌!”

王乔看到这里,明白自己表态的时候到了,这个时候再不说话,不是把自己师傅晾在那了。

“老蒋啊老蒋,你瞧瞧,这次王乔可比你有格局,只怕以后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哈哈!”

冯勇这个时候也不忘反击蒋建军一下,他心里想着,这个家伙刚才把自己拆穿,差点将了自己一军。

“老蒋这个称呼不要乱叫,要叫到宝岛叫去,你在那离得近,叫上一声没准听到了就把你收了!”

蒋建军从来都是一个不吃亏的主,哪怕是领导也别想在自己面前沾光。

“哎哟,那算了,我还想活着看见我们华夏田径超过美国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