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观众朋友,男子4*100米决赛即将开始,参加比赛的8支队伍正进行最后一次沟通,之后每支队伍的4名队员都将到各自的位置进行比赛。”

杨力强行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直播镜头里出现了各支队伍聚集在一起的场景。

日本队的队员弯下腰,互相搭着肩膀,朝原宣治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其他三个人被他的话激得嗷嗷叫。

其他几支队伍身高比较相近,加油方式也都大同小异。如果单论身材的话,荷兰队四个队员整体无疑最为出众,赛前大家都称他们为男模队,四个队员都在1米85到1米9之间,面容俊朗,给比赛拉升了不少颜值。

比较奇葩的组合要数牙买加和华夏队,牙买加队博尔特1米96,鲍威尔也有1米87左右,剩下的两名队员则是1米7出头,他们四个人无论如何都搂不到一起。

可能是名族性格的原因,也可能就是博尔特一个人改变了全队的氛围,大家聚集在一起有说有笑,就连表情严肃的鲍威尔也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笑容。

华夏接力队这边也好不了多少,身高分布和牙买加有一拼,不过几个人还是勉强搭到一起了,只是沈亮只能扶在陆威腰上。

前面几句都是胡霍在说话,他的国家队的资格最老,语言组织能力也最强,不过他并没有带着大家喊提气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说的再漂亮,也比不上陆威的三言两语。

“大威,说两句呗,我们这时候都想听你说两句!”

胡霍说完之后,大家也跟着把头转向了陆威。

“对啊,给我们整两句,我心里现在跟猫抓似的,别提有多不得劲了!”

张远腾说着,沈亮没说话,不过大眼睛里也闪着光。

“那我问你们一个问题,我们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老胡,远藤,大眼睛,都说说!”

“当然是站在领奖台的时候啊!”

面对这个问题,张远腾根本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那我们是怎么站上领奖台的?”

陆威又接着问。

“因为我们把大多数队伍都干趴下了,所以才能站上领奖台啊!”

沈亮挥舞着手臂,动作幅度很大,其他几个人情绪也都高涨了起来。

“所以说最辉煌的时刻就是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没错吧!”

胡霍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陆威。

“对了,我们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

陆威再问一边,这一次回答的声音简直是嘶吼。

“再来句提气的话,我喊华夏,一起喊必胜,都把嗓子给我扯开了喊!”

“华夏!”

“必胜!”

随着杨力的解说,电视镜头里不断切换着每个队员的特写。

“我在电视机前面都这么激动,不知道儿子现在是啥心情。”

陆爸爸拿着茶杯子喝了一口,只要他的情绪有变化,准会拿着糖茶喝一口。

“儿子现在是练出来了,要是换我们上去估计腿肚子都转筋了!”

陆威现在已经完全成了老两口的骄傲,放在一年前,他们想都不敢想这个场景。

“场上已经开始介绍参赛队员,第二跑道上的是加拿大队,他们曾经在90年代具备非常强劲的实力,和刘易斯代表的美国队上演过很多场经典大战。

第3跑道上的是老牌劲旅巴西队,这届奥运会他们处在新老交替的时刻,争夺奖牌恐怕有点困难。

第4跑道上的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队,这支队伍有两个队员进入了男子100米决赛,他们的领军人物是马克.伯恩斯和理查德.汤普森。

第5跑道上的队伍就是现在整体实力最强的牙买加队,他们拥有本届奥运会最豪华的阵容,四个队员分别是迈克尔.弗拉特、卡特尔、尤塞恩.博尔特和阿萨法.鲍威尔!

在他们身边,站在第6道的队伍就是华夏队,我们参加比赛的四个小伙子分别人第一棒胡霍、第二棒张远腾、三棒沈亮和四棒陆威,这也是近几十年来华夏接力队的最强阵容。

处在第7跑道的是号称四人如一人的日本队,他们可以说是在接力项目上最能下功夫的队伍,四个参赛队员分别是冢原直贵、末续慎吾、高平慎士和朝原宣治,从年龄结构上讲,这将是他们四人组合的最后一次世界大赛

第8跑道和第9跑道分别是荷兰队和德国队。”

杨力保持着和现场解说员相近的介绍速度,在赛场解说员介绍结束之后,他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刻停止。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这场鸟巢的短跑接力大战到底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杨力说完之后,赛场上的直播镜头立刻切换到了远景。

“On your marks!”

裁判发出就位口令之后,8支队伍的第一棒队员先后走到了跑道前,然后附身踩上起跑器。

“Set!”

起跑发令的节奏快得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胡霍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比赛里,好像也把整个职业生涯的荣誉都压在了这场比赛里。

进入国家队第6个年头,参加比赛的队员里,没人比他更在乎这场比赛的意义。这是自己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比赛,不会再有另一场比赛比现在这场更重要。

一瞬间,自己好像回到了18岁的那个夏天,自己到水木大学参加夏令营,之后被特招。那个时候自己手计时就能跑到10秒3,高考成绩也有将近600分,如果不是体育特长,自己肯定也能进入一个不错的大学。

多么美好的时光!

记得那个时候,自己曾经默默想过,一定要让华夏短跑和之前有所不同。年轻就证明有各种可能,自己没有食言,拿下了大学生运动会的100米冠军。

也见证了陆威100米决赛的精彩表现,现在又能和队友一起见证历史。

不亏了,这辈子短跑算是没白练,就差这轰轰烈烈的一场。

“嘭!”

发令枪响了,胡霍的头发迎着风向后飘了起来,露出脑门下,平时那文静的面孔显得极其狰狞。

“比赛开始了,胡霍的起跑不错,牢牢地咬住了牙买加队的迈克尔.弗拉特!”

如果换作其他时候,恐怕胡霍连和对手同台竞技的机会都少的可怜。论起跑,恐怕这个牙买加人就算是奥运会决赛,都能排进前4名。

胡霍的脑子里有一个画面一闪而过,那就是这个夏天,自己在陆威的阴影下埋头苦练。说起敬业精神,恐怕自己可以拍着胸脯和其他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