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二十一章 案件(1/1)

本来只是为了带栉名安娜玩,让她看看春天最后的灿烂樱花,没想到了才一天不到,竟然就意外的发现了附近有人死亡这个消息。

在从越前龙马和栉名安娜两人那里听完这件事情之后,吠舞罗的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倒不是觉得不好处理,而是因为好心情被人打扰了,觉得有点扫兴。

就在他们思考要不要干脆离开了算了的时候,从不远处的森林里跑出了两个小孩子,是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两个人脸色是一片惨白,看来是也看到了溪边的那具尸体。

“柯南、博士……!大事不好了!”

两人一边跑一边叫喊着,表现出了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溪边、溪边那里有……!”

他们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也因此直到停下来,也没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看到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的这个模样,小岛元太也在灰原哀的指示下分别给他们递了一瓶水,而阿笠博士也放下了手头正在整理的碗筷,走了过来:“步美、光彦,你们两个先喘口气,冷静一下。”

江户川柯南看着他们惊恐的模样,也忍着没有询问,直到他们终于是喘过了气来,才开了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两个看到了什么了?”

尽管两个人已经看过了很多次的凶杀现场,但是依旧是吓得不轻,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反而是江户川柯南问了话,才让他们两个稍微安心了一些。

在这群孩子们看来,似乎只要有江户川柯南在,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于是,圆谷光彦也尽快的冷静了下来,向他述说起了他和吉田步美刚才看到的场景:“刚才我和步美到小溪边去准备打水,结果刚刚到达那里,就看到了那里——!那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大叔!”

“你说什么!”

听完了他的话,江户川柯南本来就皱着的眉就皱得更紧了,他立刻看向了边上的灰原哀:“灰原!”

“我知道了。”甚至没有等江户川柯南说完,灰原哀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终端,并且拨通了报警电话。

在她向警方说明了情况之后,那边也表示马上就会赶过来,所以江户川柯南也让他们待在原地,自己就向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跑回来的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而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的吠舞罗一行人,也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江户川柯南他们已经报了警,那么警.察应该也很快就回到打达了,现在离开只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反而是不明智的选择。

“镰本、八田、十束,你们三个留下来照顾安娜还有龙马,顺便看好尊。”草薙出云弹了弹燃尽了的烟头的烟灰,然后看向了那边把东西收好了的其他人:“你们几个,和我去那边看一眼。”

“是的,草薙先生!”

目送了一行人离开之后,越前龙马也将视线看向了被他牵着的栉名安娜,小姑娘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他的手还是稍稍收紧了一些:“安娜。”

“嗯?”

栉名安娜闻声抬起了头,波澜不惊的眼眸对上了那双带着担忧的琥珀色眼睛,随即就摇了摇头:“我没事?”

“真的吗?”

看见越前龙马仍然不放心,栉名安娜又用力地点了点头,同时语气也软化了起来:“这样的场面还好。”

“这不算什么……”小姑娘这么说着,说的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警方的效率要比大家想象的要快上一些,没过多久就能够听见警笛的声音,而且很快就看到了从远方小道上驶来的警车。

从警车上面下来的似乎是领头的警官先生,在脚刚刚落地的那一刻就开始打量起了四周,在看到了那几个熟人的身影之后,也抽了抽眼角。

他的右手成拳放在唇下咳嗽了声:“是谁报的案啊?”

“是我。”灰原哀举起了手,刚才对方的表情可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她和这位横沟警部也是打过几次照面的,和哥哥的参悟不同,这位横沟重悟警部可以说是不太好对付的存在。

在确定了某位梳背头的小胡子大叔不在之后,横沟重悟的脸色似乎才好了一些,又在阿笠博士等人的带领之下,带着手下一起去到了发现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现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对现场的调查也要更久一些,所以趁着鉴识人员调查的功夫,横沟重悟也问起了发现尸体的经过。

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听他这么问,于是也如实的回答了。

末了,脸上长了雀斑的男孩迟疑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在我和步美之前,应该已经有人发现他了。”

听了他的话,横沟重悟也挑了挑眉:“是谁?”

“就是那边的戴帽子的那个哥哥,还有他身边的那个有漂亮白头发的姐姐。”

他和吉田步美过去小溪边的时候,正好和匆匆往回走的越前龙马和栉名安娜擦肩而过,所以从这一点圆谷光彦还是可以分析出,他们两个应该才是真正的第一发现者。

见此,横沟重悟就向站在吠舞罗身边的两人走了过去,而看着向这边走过来的警部先生,草薙出云的手插.入了头发里,看起来似乎是有一些头疼。

其实比起常规的警方来说,他们更愿意和青组的那群公务员打交道,反正两组本身就互看不顺眼,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有……那就继续打!

但是常规的警方却不一样,如果是在镇目町的范围里那还好说,可是现在眼前这些明显不是向镇目町那样,于他们吠舞罗而言十分好说话的存在。

“刚才那边的孩子说,你们两个才是这个案件的第一发现者。”横沟重悟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吠舞罗众人,然后将目光放到了越前龙马和栉名安娜的身上。

少年想都没有想,就稍微向前迈出了一步,让栉名安娜站在比他靠后一点的位置上。

老实说,刚才看到尸体的时候,越前龙马其实是被吓到了的,可是想到了还有比他小的栉名安娜在,他就只能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迅速的把小姑娘带离了现场。

可能是因为时间过得久了,也或许是因为他老是做那些奇怪的梦,所以到现在莫名的就可以平静下来,越前龙马看着正严肃地看向自己的横沟重悟,也就轻轻地点了点头:“是我。”

“那么,你发现被害人的时候,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说是可以的现象吗?”

“没有。”越前龙马回想起了刚才发现尸体的事情,也把之前的情况告知了对方,而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多的言语,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们警方该做的了。

他的话说完,横沟重悟也过滤了一下,和圆谷光彦说的差不多,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收获,于是也再一次走到了另外一边,让鉴识人员报告了一下目前的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江户川柯南等人也走了过来,似乎是因为都是发现者的关系,所以横沟重悟让他们待在一起。

“啊咧咧……”仔细地观察完一行人之后,江户川柯南的脑袋一偏:“那个红头发的叔叔怎么不在这里呀?”

“King他在帐篷里面睡觉。”十束多多良弯下了腰来,看起来十分亲切的回答了他这个问题,又轻轻地向几个孩子眨了眨眼:“因为他有起床气的关系,所以你们可不要去打扰他啊。”

“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杀人案件呀!”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开口,看起来是一本正经的教训着这群不懂的常识的大人的样子:“大家应该都接受警官先生的询问才行,不然的话,很容易被当成是嫌疑人的!”

“这个小弟弟你就不用担心了。”草薙出云拍了一把男孩子脑袋,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尊的性格我们了解,以他的性子,与其来做这些事,还不如在帐篷里睡觉。”

“可是……”

“你们在说什么?”横沟重悟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的后半部分。

见此,江户川柯南也就把事情如实的说了,也因此让警部先生将有些怀疑的视线看向了草薙出云等人:“你们还有一位同伴的话,请叫他一起过来吧。”

“杀人事件并非是小事,所以请你们配合警方的调查!”

所以说他们才不想要和这种常规警方打交道啊。

十束多多良无奈地耸了耸肩,视线和草薙出云的接触在了一起。

以吠舞罗平常的作风的话,配合警察什么的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但是这一次他们出来是为了让小姑娘开心,所以能够避免掉的麻烦的话,还是暂时避开会比较好的。

“小八田,去跟尊说一声吧。”

“但是……”

“他能理解的,放心。”他将手上的烟头按在了随身的烟灰缸里,又继续道:“配合警方的调查,也算是合法公民的义务啊。”

“……”

八田美咲听他这么说,也瞪了一眼那边看起来无害的小朋友,别扭地扭开了头:“我知道了!”